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沈益亮(滨海):岁寒又闻饺子香

2023/11/29 11:01:45      来源:江苏散文网      人气:441


 

   冬至,俗称“冬节”,表示寒冬到来。民间更有流传“冬至不端饺子碗,冻掉耳朵没人管”的说法。这一天,每家每户都会吃上一顿热腾腾的饺子。

   时光流逝,斗转星移。转眼之间,又是一年冬至来临。在二十四节气中,它是很特别的一个节气,在古代也曾被称为“亚岁”。

   至今,冬至在人们心目中占有重要地位,有关它的讨论也一直未曾停歇。吃饺子、吃汤圆……对很多人来说,在这个时候来一份属于冬至的美食,代表的也是对不久之后春节团圆的期盼。

   小时候由于家里穷,一年当中很难吃上一顿饺子,所以每到冬季到来之后,便早早地盼望着“冬至”这天的到来。父亲一大早,冒着寒风就去离家三四公里的公社食品站买一些五花肉,再买一些猪油回来。早饭后父母就忙碌起来了,系上围裙,洗净双手,母亲开始和面,父亲把主要食材白菜或萝卜、大葱、生姜备好。然后丁丁当当的剁肉馅,那声音急促而富有韵律。肉馅剁碎了,盛到盆里,红肉和白肉混合在一起,那颜色也是特别招人喜欢。用猪油把萝卜丝炒得油乎乎的,把切碎的葱花、酱油,味精,生姜,盐以及各种调料都放进锅里,再用筷子顺着一个方向搅拌。这时,萝卜丝、星星点点的五花肉、翠绿的大葱等,随着筷子的搅动在锅里上下翻滚、相互追赶、来回奔跑,你依附我,我黏着你,像恋人一样谁也离不开谁了。饺子馅在父亲的精心调拌下做好了,这浓浓的香味,直往鼻孔里钻,先是弥漫那三间小屋,随后,慢慢从门口、窗户缝偷偷地蹿到外面,就这样,屋里屋外也被这味道染透了,连墙角那棵老楝树高高的枝头,都被熏染得摇头晃脑。

   接下来,母亲用擀面锤擀饺子皮,母亲擀皮最拿手,在庄户人家是出了名的,一个人擀饺皮可以供应五个人包。只见她用左手轻轻把面剂一按,右手压着小擀面杖,迅速来回碾压,左手大拇指、食指、中指捏住面片逆时针迅速旋转。就这样,不到5秒钟,一个圆圆的、薄薄的面皮就出来了。母亲的手艺总是会赢得我们家人以及邻居的一片赞扬声,这时,她总会咧着嘴笑着说:“一般一般,全国第三。”

   父亲开始包饺子,用筷子夹起一点肉馅放在饺子皮上,手指翻飞,一个可爱的饺子出现在我们的眼前。他俩动作娴熟,配合默契,俨然一对做饺子生意的老手。我觉得包饺子有趣,也想加入到包饺子的行列。起初母亲不肯,担心我糟蹋食材。父亲却说:“没关系,让孩子试试吧,这也是当家的手艺!”于是母亲拿一张饺子皮让我练习。

   我拿起饺子学着父亲样子将饺皮托在手心上,再用筷子夹起一点肉馅放在饺子皮的中间,然后用手把饺子皮对中折一下,从左往右依次捏一下,一个饺子成功了,放在簸箕里但是样子丑极了。后来在父亲的细心指导下我又重新包了几个饺子,这回进步可大了,和父亲包的饺子基本一个样,父亲母亲看了高兴极啦!

   饺子包完了,姐姐把水也烧开了,母亲把饺子放进锅里,我们小姐弟一个个乖乖的有序地围坐在饭桌前,等着胖嘟嘟的饺子“涅槃重生”之后,与之“亲密相见”。过了一会,饺子的香味就弥漫整个屋子里,闻得我都快流口水了,打开锅盖一看,哟,一个个饱满的饺子浮在汤面上,多么像一叶叶小舟啊,母亲盛满盘子端到桌子上,淋上麻油,趁热开吃。我们顾不上烫嘴,用嘴吹着热烫,夹起水饺,一咬,那鲜香、绵软之觉,既爽口,又润喉,更暖胃、悦心,好吃极了。满室弥漫着饺子的芳香和幸福的味道。母亲用慈爱的目光看着我们,便语重心长地教育我们:“好好读书吧,将来考上大学,天天能吃上猪肉水饺。”父亲把一瓶散装白酒拿出来,倒了满满一杯,抿一口酒吃一个饺子,自信十足地连声说到:“饺子就酒,越喝越有”。虽然那时候条件不好,饺子也是菜多肉少,但我们感觉到那饺子格外的香。

   现在条件好了,吃饺子成了家常便饭,虽然这些年我到过很多地方出差或游玩,也吃了很多各地特色的饺子。而在中国人的记忆地图里,吃最为敏感直接。纵然时过境迁,诸多往事渐次模糊,可父母亲亲手做的饺子,却历久弥香。那是深深地刻在我心里的味道,那是家的味道,那是妈妈的味道。究其背后的原因,不只是一道饭菜的味道,更是一段永不再来的时光和一缕渗入骨髓的乡愁。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