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方长荣(无锡):壶缘

2023/9/27 9:26:56      来源:      人气:531


 

   第二届“羡林杯”生态散文奖颁奖大会5月在无锡的诸友江南山庄召开,拙作《兴盛大运河》幸获三等奖,因而结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众多文友,坐在身边的一位老者引起了我的关注。经交谈得知他是安徽马鞍山人,现已76高龄,老师叫王长胜,退休于市文联,曾是杂志《作家天地》的主编,妥妥的写作大家和前辈。老师码了一辈子字还嫌不够,如此高龄依然坚持执着,怎不受人尊敬。

   他自言缺乏城府,而且一辈子都爱意气用事,怕我不信便聊了两件事来作证。1983年每月仅38块钱工资的他,在出差南京时竟然在路摊上看中一个宜兴紫砂茶壶,经过讨价还价以300元的价格收入囊中,当时连眼睛都没眨下。回到家就被老婆大骂一通,自知理亏没敢理论,也不知当时抽了哪门子风,竟花9个月的工资去买下这把茶壶,“神经病”的绰号从此而起。

   他说这就是缘分的胆魄,视壶为宝相伴四十余年,此壶已被他养出了灵性,传热迟钝不烫手且保温时间长,就是盛夏酷暑隔夜茶也从来不馊。更神奇的是即使不放茶叶,倒出来的水依然是清香扑鼻,写作时沏一壶茶神清气爽写力倍增,王老简直神化了这把壶。还是文学青年的辰光,第一篇四万字的小说却无投稿目标,他脑洞大开地在地上铺上中国地图,决定采用抓阄的形式来确定。

   纸阄落在了湖北省上,这便投了湖北的著名杂志《长江文艺》,结果他成功了,还得到了人生第一笔360元的稿费,从此便与文学结下了一辈子的缘分。王老之说有点迷信之味,该是写作水平所致,则是巧合而已,这笔稿费再次让人见识了王老的果敢和魄力。当时还处于贫困线上的王老,对于这笔不算小的钱本该用在刀刃上,让人跌镜的是竟然毫不犹豫地抱回了台14寸熊猫牌黑白电视机。

   虽然未遭来老婆的谩骂,却让老婆着实心疼了数年,又落下“败家子”、“倒头光”的绰号。由此看来王老该属于那种不会过日子的人,为时髦竟忘了君子顾本一说,其举动倒很像古文人的作派。他笑道:“挣钱不就是让家人过上好日子吗!我可以受委屈但老婆和女儿受不得,否则,过不了心坎。”

   原来当时的邻家买了台电视机,他老婆和女儿每晚饭后便去蹭看,没想到那晚却见女儿贴着门缝在看,经询问方知人家已经嫌弃。顿生内疚和愧疚,发誓要买电视机,碰巧的是没几天就收到了这笔稿费,便二话不说骑上自行车就抱了回来。邻居颇感无味并再三解释,但都被王老以“稿费换纪念品而已”给婉推,但再也回不去曾经的和邻关系。

   会议的第二天,主办方组织获奖作家游览了三国城和美丽的太湖,又来到了天下独一无二的无锡帅元紫砂博物馆。这里汇全了我国仅有的十大紫砂工艺美术大师及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代表作品,各类展品上万件,是名副其实的紫砂大观园。突见王老大嚷起来,原来十大国宝级的工艺美术大师中有位叫周桂珍的竟然就是他那宝贝壶的制作人,顿时一下子热闹起来。

   正在介绍的焦副馆长停下解说,听说此壶收藏于80年代大惊,说如果是真品那价格起码80万往上,王老当即让老婆发来照片,经初步认定该是真品。闻讯而至的李馆长看过照片也确认非是赝品,如果没有瑕疵保守价至少五十万以上,他可以帮助鉴定并且将以高价回收。300元三十年变成了五十万,这真是一夜暴富,闻得喜讯的老伴一再嘱咐:“莫激动,要低调,少喝酒。”

   原来王老有激动爱饮酒之习,他说道:“这酒是一定要喝的,但你欠我一个道歉。”大家一时不明其意,他接着说:“她说我买壶是‘神经病’足足三十年啦!该是正名的时候了。”想来王老对这件事一直搁在心里,我敢肯定他百分百地生过后悔,则是没好意思说出来而已。在大家的祝贺声中,王老连说:“谢谢,意外,意外!可遇不可求,是我与壶有缘。”

   听说这位大师不但健在且已81岁时,大家又建议李馆长促成一面以了壶缘。李馆长当即拍胸:“实在是难得,没问题,包在身上。”两人留下联系方式并合影为证,且约定持壶相见。或许是王老的幸运来得太过突然,以至于失了文人之雅逢人便以言相告,殊不知无意间却为商家做了广告。故事太过诱人,文友们毫不怜惜,纷纷掏腰包争购紫砂壶,不求同样之运,则是想沾喜气。

   事结缘自有定数,我也曾有把紫砂茶壶,那是1998年一位宜兴朋友所赠,舍不得用,一直做为摆件放在书架上。2014年还在牙牙学语的孙子也与壶有缘,每天都要把玩一下,而每次把玩都让我提心吊胆,甚至像伴舞一样上下左右跟着他忙忽,玩壶也就成了孙子的乐趣。事情坏就坏在我的嘴上,不该演示和告诫手松壶落之势,或许是乐见我的滑稽样,孙子便时不时地做出摔壶的危险动作,以此来逗引我的手忙脚乱,而他则是乐观其成哈哈大笑。

   一天,正在看书的我突闻书房传来“砰”的一声脆音,情知不妙,却见老婆在数落,孙子脸上也有恐色,而那把小茶壶早已四分五裂。孙子是舍不得骂,而老婆遭殃自是少不得,责怪她没有上心,不根据孙子的动作来保护。还说自己那次不是随其动作而翩翩起舞,即使他趁我不备而故意摔壶时,都被我眼疾手快及时接住,说她看不得这把壶。

   我的说词孙子明白的很,立即用手指着老婆满嘴飘出外语,其意我当然明白:这事与我无关,是奶奶没接住的原因,要埋怨就该怨奶奶去。也不晓得这把壶是不是名人所制,不然,我也能兴奋一把,可惜与壶无缘却是憾事。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