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我们都是时代的局内人”—— 南京女作家鲁敏《金色河流》新书分享会举行

2022/6/24 10:22:37      来源:扬子晚报网 | 孙庆云      人气:1076

 

“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一条宽广的河流,或如涓涓细流,或如滔滔大江,这奔流不息的一生,创造了什么,又留下了什么?”无数经典文学作品追寻叩问生存与生命之意义,试图在有限生命中找寻出永恒价值,作家鲁敏的最新长篇小说《金色河流》也是对这一文学母题的“当代回响”。

 

分享会现场

近日,曾获得鲁迅文学奖的南京作家鲁敏举行新书《金色河流》分享会。围绕“我们都是时代的局内人”主题,鲁敏与南京大学教授周晓虹、作家毕飞宇等嘉宾展开对谈。

鲁敏

鲁敏说,《金色河流》的创作题材,她整整酝酿与孕育了二十余年。她生于20世纪70年代,作为改革开放同时代人,书中许多时代的印痕都与她本人的经历有交叉和呼应。因此写作过程中,她其实是以局内人的身份观照时代,以在场者的视角描摹当时。

“努力就是生活的正义。你只要好好努力,就能够改变自己的工作、人际乃至命运。”众多案头工作中,她印象最深的是检索改革开放40年大事记,让她想起了自己的青春奋斗阶段,从乡村到城市,那时她身边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参与到打工潮中,这也是她在《金色河流》中聚焦创业者与小老板的原因。

《金色河流》选取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代民企小老板为主人公:穆有衡(有总)早年结交的兄弟何吉祥因帮他而意外死亡,临终前将在南方闯荡挣下的全部身家一手交托,以抚养其尚未出世的骨肉,却被他挪作“第一桶金”就此发迹,也导致缠绕终身的罪与罚。不打不相识的特稿记者谢老师长年“潜伏”有总身畔,意欲破解他的财富密码,最终却成了有总的知己与亲人……鲁敏以近40万字的篇幅,写出了一个家族40年的沧海桑田。

“金色河流”不只是金色的财富河流

和鲁敏一样,译林出版社总编辑的袁楠也是70后,她认为,身为同时代人,她们都经历了物质和商业快速发展的社会阶段,阅读《金色河流》,像是青年、中年的她们跟少年时代自己的深度对话。

评论家何平是鲁敏多年的好友,他系统梳理了鲁敏的创作历程,《金色河流》关注到80年代到90年代很具时代性的一个群体,就是先富起来的这样一个群体,他们生命的经历和精神的成长,“这部小说跟我们时代有一种很密切的关系,她关注到80年代到90年代中国人很重要的黄金梦,也就是财富梦想”。

作家毕飞宇说,《金色河流》是鲁敏到目前为止最好、最要紧的一本书,它面向的是金钱财富的流动问题,到底是从个体走向公共,还是从公共走向个体?

资深媒体人蒯乐昊也关注到了《金色河流》中的财富主题,但是她认为“金色河流”更是人性和个体的河流。做过多年记者的蒯乐昊早年采访过大量企业家,这些改革开放先富起来的第一代人通常对自己的第一桶金讳莫如深,与2010年以后冒出来的互联网新贵擅长讲“投资人故事”截然不同,前者的创业之路往往带着痛苦和复杂的回忆,“我相信书读完后,大家也能在其中感受到共同的道理,嗅到人物的悲欢离合。”

周晓虹从社会学视角回应了小说的时代命题。近些年,他正带着学生一起做“下海30年”口述史的课题,与《金色河流》的主题高度相关。他将田野调查与虚构小说进行对照,认为《金色河流》的河流走向,可以引出三条矛盾,也是人类社会最基本的矛盾:穷富矛盾,代际矛盾,男女矛盾,三个矛盾始终伴随着财富的河流向前奔腾。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