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两会声音 | 韩敬群:进一步推进中国文学走出去

2022/3/7 19:53:49      来源:中国艺术报 | 韩敬群      人气:1571

在中国文联十一大、中国作协十大开幕式上的重要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当代中国文艺要把目光投向世界,投向人类。广大文艺工作者要有信心和抱负,承百代之流,会当今之变,创作更多彰显中国审美旨趣、传播当代中国价值观念、反映全人类共同价值追求的优秀作品”。古老的中国文学对世界的影响渊源久远。唐朝的时候,白居易的诗歌在日本几乎家喻户晓,甚至深刻影响了有“日本《红楼梦》”美誉的《源氏物语》。一本中国小说《好逑传》,启发歌德提出了“世界文学”的概念。到当代,中国文学在世界上的地位越来越高,影响力日益广泛。这种情况以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刘慈欣《三体》获国际科幻大会雨果奖、曹文轩获国际安徒生奖为巅峰标志。随着“丝路书香”工程、经典中国国际出版工程、中国当代文学作品翻译工程等三大工程的推动,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当代文学作品走向世界,向世界展示由“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中国的丰富样貌。以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的图书为例,2021年,阿来的《云中记》和邱华栋的《北京传》分别输出了8个语种,《云中记》是近几年中国最优秀的长篇小说之一,《北京传》为首都写史立传,它们能输出这么多语种,充分证明了优秀的中国当代文学作品在海外受关注的程度。

中国文学走出去形势喜人,但其中也存在一些可以改进的地方:一是对于中国文学走出去,是要“有”还是要“好”,各方面还没有达成共识。譬如有相关人士就认为,在目前的情况下,“有”比“好”更迫切,也就是说,先追求数量,再要求质量。我担心这样的导向之下,我们的文学对外输出更多地强调“量”的突破,而相对忽视实际输出的效果。二是在文学作品的输出品类上需要题材更加多样化,风格也更加多样化。我们要让国外读者了解“中国精神”“中国气派”,这个“精神”与“气派”可以包括丰富多样的内容。有黄钟大吕,也有小鸟啼鸣。有大江大海,也有山涧小溪。我们不做一厢情愿的灌输,而要做润物细无声的浸染。三是在输出的主要方向上,我们的很多精力投放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上,但对欧美主流国家尤其是英语世界的输出力度相对不够。我曾连续几年参加中国当代作品翻译工程的评选,发现入选项目中,英语图书只有寥寥可数的几本。而对于文学输出来说,英语是基础。基础打好了,后面很多工作都可以迎刃而解。四是存在有些机构或个人钻政策的空子,将几大翻译资助工程当成套取资金手段的现象。我有一次参加中国当代作品翻译工程的评选,发现有一家公司申报了18个项目,申报金额、完成时间等都完全一致,它的目的一望而知。

进一步推动中国文学走出去,建议在以下几个方面持续发力:一是鼓励国内原创文学创作,推出更多“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的优秀文学作品,为走出去储备容量巨大的种子库,提供更多选择。二是注重跟踪分析文学作品走出去之后的效果。从效果回推措施,做出必要的调整,避免前期雷声大,后期雨点小,甚至不见雨点的情况。2019年,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的路遥《人生》的英文版由亚马逊出版并入选了美国最大实体书店、全球第二大网上书店Barnes&Noble15本最值得阅读的海外翻译书籍。类似这样的反馈是我们非常需要的。三是做好英文样章的翻译工作。样章翻译是版权输出的基础,可以为引进方迅速熟悉作家作品、做出判断提供便利,大大提高输出的效率。四是把更多的海外汉学家、翻译家吸引到我们的文学输出事业中来。多年来,如葛浩文、陈安娜、韩斌等翻译家、汉学家为莫言、余华、苏童、王朔、王安忆等中国名作家走向世界作出了重要贡献,现在感觉由这一代翻译家引领的事业有后继乏人的倾向。我们要创造更好的条件,以更宽松的氛围、更强的吸引力培养年轻一代的翻译人才。

 

移动客户端
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